“为什么要打仗啊?”耶律三眼眶红红的,满脸的委屈,泫然欲泣。
小恩放低声音,生怕刺激的耶律三嚎啕大哭,“是你们辽国要打我大宋啊…”我们才是受害者啊。
耶律三鼓着腮帮子,气呼呼道:“明明是你们大宋先打我们大辽,你们夺了燕云十六州!”
小恩轻言细语的摆事实讲道理,“燕云十六州本来就是我们的。”
耶律三不服气:“送给我们了,就是我们的!”
小恩皱眉,“你们一遭雪灾,就南下打草谷,我们必须得把燕云十六州夺回来啊,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嘛…”
“明明是大宋先挑衅的!”耶律三气鼓鼓。
小恩,“是大辽先挑事的。”
耶律三…“挑事的是你们…你…们…”扯着嗓子,中气十足,还拖长了尾音。
小恩…明明前一秒都委屈的马上就要哭了,怎么一眨眼就成河东狮了呢?!!…
刚走到帐外的耶律狗儿听到耶律三的吼声,顿了顿,挠了挠脑袋,默默的站定,虽然不担心三儿吵架,可对手是杨宗恩啊!三儿可别委曲求全啊……
耶律三双手叉腰,冲到小恩跟前,“就是你们!你们最可恶了!”
小恩无语,“我们可恶,是因为我们土地肥沃,还是因为我们吃苦耐劳?我们可恶,是因为我们数代人辛辛苦苦积累下了许多财富,还是因为我们故土难离,想子子孙孙生活在祖辈们奋斗不息的土地上?中原富庶,从来都不是靠烧杀掳掠换来的,没有良田,我们开荒,没有土地,我们做苦力,北边西域商路不通,我们就出海,我们土地欠收了,我们卖田卖地,卖儿卖女,我们也没去抢夺过谁!”
耶律三…“我们牧羊也很辛苦的…”
小恩:“谁不辛苦…你苦,你就该去抢吗?你别否认,你们契丹年年都要打草谷,也就这两年收敛了些!”
耶律三…“才没有,是你大宋虎视眈眈,想吞了我大辽!你别不承认,你没想着攻入上京!”
小恩…“你们若老老实实的,谁会搭理你们啊?你们要挑事,我们当然要还手了,而且我们凭什么要永远防守啊,主动出击也是为了一劳永逸的解决问题!”
“你都说主动出击了,就是你们挑事!”耶律三立马抓住了小恩话语中的漏洞。
小恩:“远的不说,就说说咱俩,你爹来了,我们没扣住你吧,我来打个招呼,我就成人质了,你摸着良心说,究竟是谁在挑事!”
耶律三低头,气焰一下就没了,“能不能不打仗啊…”
小恩叹口气,“官家也不想打仗,可还不是打了…”
耶律三眼睛一下就亮了,“官家不想打仗,如果圣上也不想打仗,不就成了?”
小恩…辽国皇后和太子都在汴京呢,耶律隆绪能停手?
耶律三拉住小恩的手,“你去上京说服圣上,可是大功一件啊!”
小恩…我没那能耐,“我只想经商!”
耶律三摇着小恩的手,“当初在汴京,你是想当大将军的,如今不也改了主意?主意能改一次,也能改两次!”
小恩…“那是我当时小…”
耶律三急忙道:“你现在年纪也不大…”
小恩…见过谁的理想改来改去的?!
帐篷外的耶律狗儿摸摸鼻子,瞧,三儿多会画饼啊,巡营去…
而杨七郎则在冥思苦想,琢磨着对策,小恩若被带到上京,自己怎么向五哥五嫂交代?!
富弼和蔡伯希也是愁眉相对,蔡伯希长叹一声,“冯大人大意了…”
富弼:“是耶律狗儿太狡猾!”
若耶律狗儿让冯拯进帐,冯拯肯定要带兵的,可偏偏耶律狗儿拒绝和冯拯见面,一嘛,肯定是为了避嫌,二嘛,其实也显得挺意气用事的,如此一来,冯拯就上当啦!
“能不能把耶律三给诳出来?”蔡伯希琢磨着。
富弼摇头,富弼窃以为抛开耶律三的身份,娶耶律三,那是祖上积德啦!
蔡伯希道:“找黑平他们去!”
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,何况这的臭皮匠还不止三个呢!
结果,却见小勇在那唉声叹气,“我爹肯定会骂我,为什么耶律三瞧上的不是我,这下好了,拿我去换小恩都不成!”
小猛还在一旁猛点头,“你惨了…”
黑平道:“耶律三要瞧上你,那可就热闹了…”
黑庆点头,“那就成二女争夫啦!”
富弼和蔡伯希…还是别侮辱臭皮匠了…
却不想小猛眼尖,“富兄,蔡兄,你们有主意啦?!”
黑平摇头,“瞧他们那样子肯定没主意,不是书读的多就主意多的,书读的多,还可能成为书呆子…”
富弼和蔡伯希…还是去找小白去!
而小白则在对兔儿说:“偷袭虽然难,但总归要试一试。”
兔儿摇头:“官家说了,我们来高丽,不是为的潘家子孙潘白,而是为的大宋的游骑将军和400多将士!所以,不能让将士们去冒险!”
小白苦笑:“我回去了,小恩却去了上京,你叫我怎么有脸面对五舅?”
兔儿…“总能想到法子呢!”
小白:“那是耶律狗儿!”
若被耶律隆绪重用的耶律狗儿真的是无能之辈,大宋哪会和契丹打的那么艰难!
兔儿…揉着眉头…怎么办?
而冯拯则在联合高丽的太子派,既然王诵被耶律狗儿给挟持了,那就拥立太子王询登基嘛!这样,高丽兵就不会投鼠忌器啦!
但是,高丽这边拥戴王诵的可比拥戴太子王询的多,要知道,王询可是当了好些年的和尚的!而且在之前,王诵和王询可是一派的,此时来细分,难!
因此,冯拯这边也没什么进展。
而在登州的小雷接到急报后,也是阵阵无语,怎么这么大意啊!赶紧的让人八百里加鞭给汴京送去,并请示立即当大军登船驶向海州!扣押小恩?!那你耶律狗儿索性也一并到汴京和耶律信作伴得了!
然后,八娘就骂娘了,冯拯没找脑袋嘛?!七郎也是的,怎么不嘱咐小恩两句!小恩也是,怎么这么蠢!
小眼睛…小雷果然是八娘的亲闺女!“派兵?”
八娘…我也不知道啊!
小眼睛…于公于私,我该怎么做,阿爹啊,给我托个梦吧…
朝堂上,分成两派,一派觉得这是机会,消灭了耶律狗儿就去掉了耶律隆绪一臂膀,一派认为,不能冒然派兵,高丽是墙头草,地形又不熟悉…
小眼睛:“此事没时间让众卿争吵!”当机立断,给个主意!
结果众臣:“恳请圣裁!”
小眼睛…拿我的俸禄,却这么坑我,好么?你们好意思么?!还恳请圣裁?自登基以来,有几回让我圣裁来着?!这是头一回!
万事开头难,也不能这么难吧?!
小眼睛鼻子都气歪了,沉默片刻,派人去潘家和杨家征求意见!
朝堂上的潘铠…官家,我爹身子不好,真的禁不住被坑啦!
后宫的八娘…这就不是个乾坤独断的主啊!
课间休息的福儿…捂脸…
很快,杨父就亲自来到大殿,“不能为了小恩一人而冒动干戈!”
小眼睛…看来八娘像岳母?呃,不是岳母亲生的…
而潘仁美则因身体不允许,送来的是手书,言简意赅,也是不同意派兵!
小眼睛…不是应该一比一的么?怎么成二比零了?!
小眼睛原本打算的是一比一平后,就散朝,让自己再琢磨一晚上,结果怎么就成了二比零了呢?!
真的就不派兵么?小眼睛头回觉得,原来自己真的很优柔寡断啊!
“散朝!”小眼睛甩了甩袖子,二比零,自己也得再琢磨琢磨!
八娘得知后,也不得不赞一声,潘仁美高义!不管决定是对是错,反正潘仁美是没要名声,为的大宋,至少他是认为为的大宋!
果然,小恩的娘忍不住就开骂了,“小白到了高丽,他潘家立马就要去接人,到了小恩这,就成了不能轻易动干戈啦!”
折氏:“派的是使臣,没派军队。”
“有啥区别!”小恩的娘气的心口疼,“登州水兵都准备好的!”
折氏道:“那是为了救400将士,不是为了救小白一人!”
小恩娘:“不过是换个说辞罢了,阿娘,朝廷不派兵,那我们杨家自己去救小恩!”
折氏…
而潘夫人则在对潘仁美说,“你本来身子就不好,装晕多简单啊,如今可好,杨奸后还不知道怎么恨我们呢!”
九娘则是进宫找八娘叹气,“怎么成了拿小恩换小白了?这我怎么有脸去见五哥五嫂?”
八娘道:“你明知不是这么一回事…那你的意思是派兵?”
九娘…“不知道…”
八娘急:“你怎么也不知道啊!”
九娘…“官家不也不知道嘛?!”我不知道,这不是正常的嘛!
八娘…你怎么和小眼睛比啊!
而小眼睛散朝后,没见重臣,自己去了花园散步,走着走着,就走到了萧菩萨哥和耶律宗真居住的宫殿。
看着层层守卫的侍卫,小眼睛顿了顿,抬脚进去。
虽然坊间流传小眼睛瞧上了萧菩萨哥,但侍卫们却晓得,小眼睛压根就没来过这边,反倒是萧菩萨哥还以为自己是皇后,不停的提要求,而皇后吧,还真就满足她了!
一个不知道客气,一个纵容,搞不动两皇后的!
这可是小眼睛头次来这边,还是独自一人,没皇后陪伴,脸色也不怎么好,侍卫们都屏住了呼吸,不管将见证到什么,先降低存在感就是了。
小眼睛没让侍卫通报,慢慢的踱步走进院子,却见院子里摆了一张桌子,耶律宗真端端正正的坐着,正在写字,萧菩萨哥双手肘放在桌子上撑着下巴,在那发呆。
还是写字的耶律宗真先发现了小眼睛,先冲小眼睛笑了笑,才放下笔,站起身,冲小眼睛施礼,“见过皇伯伯。”
萧菩萨哥茫然的一扭头,这才发现了小眼睛,也忙站了起来,笑道:“官家来了啊…”
小眼睛点点头,走到桌子旁,看了看耶律宗真写的字,“契丹文?”
耶律宗真点点头,“才开始学,所以会写的字并不多。”
小眼睛笑着摸了摸耶律宗真的脑袋,道:“你都能给你爹写信呢,还叫会写的字不多?”
小眼睛在耶律宗真坐过的凳子上坐下,问一旁的萧菩萨哥:“若缺了什么,给你嫂子说就是。”
萧菩萨哥笑着点头,“皇嫂很照顾我们母子的,不过,官家,我们什么时候能回上京啊?”
耶律宗真…我笑…
小眼睛苦笑了一下,“若耶律隆绪不是辽国圣上,朕不是大宋官家,我们大约会成为异性兄弟吧…两家怕是走动频繁呢…”
萧菩萨哥笑道:“你们如今也是异性兄弟啊,官家去上京做过客,我如今不也在汴京嘛,呵呵,虽然是被俘来的,但也算是做客…”
小眼睛笑:“是,你们都是客!”
萧菩萨哥忙道:“可我还是想回家…”
小眼睛笑了笑,“汴京繁华,饱学之士也多,留在这,对宗真有好处。”
耶律宗真忙道:“我能去学堂?”
小眼睛点头,“明天就去学堂。”
耶律宗真忙高兴道:“谢官家!”
萧菩萨哥:“还要学契丹文的。”
小眼睛失笑,“朕来安排…”
小眼睛回到办公室就给耶律隆绪写了封信,让耶律隆绪给耶律宗真派两先生来,“宗真瞧着比你能干,等他十六了,我就派人送他回去,太子之位,你留不留给他,你自己看着办…”
八娘听说后,道:“秦王异人在赵国当了质子回秦国后,可是生下了秦始皇的。”
小眼睛:“稚子何辜!”
八娘…“你是官家!”
小眼睛笑道:“是啊,所以得等宗真十六后才能放他回去。”
八娘想了想,觉得自己犯蠢了,小眼睛此举大有深意啊,“耶律隆绪应该会重立太子。”一个在大宋从五岁长到十六岁的人,三观都在大宋给塑造得差不多了,耶律隆绪怎么敢让他当太子,辽国重臣怎么会服耶律宗真!等耶律宗真回去时,小眼睛肯定会派些人给他的,到时辽国肯定得乱上一阵的!
可是,耶律隆绪大概不会配合。
小眼睛笑:“如果辽国没他的立足之地,待我大宋就是。”
八娘…合着是我想多了?!
小眼睛…“他若能回去当太子,他日继承大统,宋辽两国定然会相安无事好些年,于大宋是好事,他若有家归不得,就留在汴京好了,也不枉我和耶律隆绪相交一场…八娘,不是我心肠好,我只是在想,如果是你和福儿被耶律隆绪俘了去,我必定会天天求神拜佛,求神佛保佑,让耶律隆绪能善待你们…”
八娘…这么淳朴的人怎么就偏偏当了官家呢?
“再说,投桃报李,耶律隆绪怕也不好意思拦着不让小恩回来!”小眼睛缓缓道。
八娘…这是决定不派兵了?“听你的…”
:。: